連同遺憾都風乾的歷史。

1130#
  尾聲的時刻理因感傷跟無謂的。
  太陽曬紅的不只有雙頰。
  我的筆跡還沒乾阿。
  兩本書,週記跟作文。


  

1129#
  欸其實我還蠻喜歡菊花那股俗麗,偏偏他的味道如此清香。
  我討厭那夾克的藍色,膨脹的羽絨。
  也許我又自虐矛盾的喜歡著,太過於顯眼的安靜。  

  

1128#
  水果生日快樂唷。
  因為這樣足以構成讓人愉快的事情。
  
  其實你並不需要特意造成那麼大的彎道,我們的確確實分割成不同的地帶了。
  所以你應該掛著外露的喜悅而非臭臉。
  你快樂都好,反正快樂一向都是很唯我的。
  

  

1127#
  被塗鴉過後的「感恩的心」。
  俗套的梗搓揉出多彩的荒繆,一直是很合邏輯的。
  聊賴著這些習慣的單一的事。
  
  這樣的午睡被我記下來了。

  

1126#
  也許你並不相信,
  要構成這樣的偏愛需要多麼特別的動機。

  無限氣泡墊是更可怕的東西。
  

 

1125#
  KK熱果然不是一時的。
  51的笑顏眼睛瞇成細細的線,244掩著嘴角低低的笑著。
  欸真的好喜歡,那樣的關係。
  
  朽木,如果因此覺得丟臉,就不要把罪惡感掩埋。
  不要因為自己或他人的惡劣牽拖了世界,它何其無辜。

  
  

1124#
  好難過,動詞。
  越發體認到自己是比想像中更加閉俗的存在。
  也許每個人都一樣,有著沒法卡在一起的死角。
  
  說了沒人聽,聽了沒人信。
  「每個人都一樣」完全沒有說服力。
  
  還是因為《幻影天使》紅了眼框,不知長進阿。
  太過夢想般的情節卻吆喝著情緒真實熱烈。

  
  

1123#
  羞恥的顏色是紅色。
  所以我用黑色平抹你的紅臉。

  
  

1122#
  當想念這幾個字眼眼至喉頭時,就變成爭吵的開頭。
  沒有「突然好想你」這回事,所有東西都是隱没堆疊然後漲潮。
  也許你永遠無法對別人產生真情真愛,我還是做好一個家人的責任去珍愛你。
  然後我們會發現,你因為你與生俱來的冷漠有多活該而我有多犯賤。
  

  

1121#
  讓我們就這樣靠在一起,因為冬天這個原因。
  我想圍巾的長度是絕對必要的。
  搞不好我不是那麼需要「溫暖」這東西,靠在一起竊笑就夠了。

  
  

1120#
  其實我沒有很喜歡這種平靜到無所適從的感覺。
  雖然你還是在我身邊笑的很開心。
  有時甚至覺得這樣就夠了吧。
  我喜歡漂亮的情結(節)。
  你的笑容安穩的放在我收拾漂亮東西的行李裡面。

  
  

1119#
  上學的途中看到那些單一醜醜的圍牆突然想到你。
  你說你是個容易膩的人卻可以很不簡單的跟我在一起這樣久。
  已經快要忘記你的臉了,但還是可以從你的語調勾勒出你賊賊笑的很好看的樣子。
  醜醜的圍牆裡面也許有一座公園或是秋千。
  依循圍牆裡面的東西,所以永遠喜歡下去。
  那是一種保護。

  
  

1118#
  《REAL》最新一集出了。
  我(們)一直見證著一直變強的井上雄彥。
  
  其實我很喜歡《小畢的故事》裡面的畢媽媽,害我無心注意稚澀的小畢。
  陰鬱安靜但是好漂亮,關於媽媽的側臉。

  
  

1117#
  常常在想這到底是個怎樣的冬天。
  冬天真的很奇妙可能是一年就要過去的關係吧。
  一到冬天就會思維就會圍著這個名詞。
  腳丫子套上破掉的襪子或毛絨的拖鞋,最常的還是讓它就這樣被凍著。
  

  

1116#
  每次都沒接到的電話。
  還會這樣多久呢,你還是記得打給我。
  死洋蔥。
  然後我還是會因為你逐漸退去的外皮留下刺激性的眼淚。
  只是湊巧。

  

1115#  
  我想還是需要憂傷的價值,畢竟這個世界仍然存在的反差,
  及對比。
  我們在陽光下踩著別人的影子行走。
  光明正大嗎。

  

1114#
  期中考後有一段時間我備感寧靜,所有反芻的負面就像氣球消氣般。
  但我並不因此覺得暢然。一切太過安逸。
  也許就像洩氣的氣球沒有氣體灌注於裡,所以也沒有了飛翔的理由。 

  
  

1112#
  我們一起從教室門口開始起跑(並在這途中打鬧),目的地是學校餐廳。
  也許我們跟經過的人打招呼也許我們心不在焉(因為肚子餓了)也許我們(正在)尖叫。
  你笑笑,眼睛中驚喜也許會跟著你永遠。
  我也笑笑,腦中卻浮現了「又是冬天」這個字眼。
  也許往年這個字眼也同樣隨著這情景如儀式般的再度浮現。
  也許不會。
  也許你對這樣的時光不會有印象。
  

  

1110#
  想我應該清楚的記得今天,因為曾經自信的東西而挨罵的日子。
  而且悲慘的是其實這是一個顯而易見我卻不敢承認的事實。
  我優秀的並非我的表達能力而是我一直善於格式及敷衍。
  越厭惡越敏銳。
  我反芻了。
  

  

1108#
  我沒有自己的圍巾,很想要有一條,並且自己決定顏色。
  是深深的藍綠色或咖啡。
  是瑋立建議的粉橘色。
  或者大黃或大橘。
  擁有或想要,在這之間冬天就過了。

  

1107#
  很抱歉我講話含糊不清,而且我的中文並不是很好。
  我想我應該發展第二外語的可能。
  請給我「人話」的定義。

  

1105#
  我會在等公車的時候唱起陳綺貞的〈躺在你的衣櫃〉。
  然後很拙劣著學起陳綺貞唱那首歌的語氣,然後踏上公車,彷彿浩蕩歡迎冬天。
  雖然音被我拋在站牌那了。
  

  

1103#
  「友善並不困難,我們並不需要刻意學習友善,我們只需記得友善就行了。」
  擁擠樂園。
  不發一語收斂目光少管閒事,便是善意的表達。
  這點大家似乎都做的很好。
  不過──
  你是瘋了嗎?
  
  
  

1102#
  當默默悲觀的時刻,你也就此保留了發聲權。
  也就無關什麼快不快樂的問題。
  當然這細瑣的聲音是否會被世界留心,已是後話。
  

  

1101#
  對不起跟生日快樂。很差勁的是我的罪惡感去了北藝大之後就所剩無幾了。
  好久好久都忘了乘淡水線是怎樣的光景,被稀疏電線切割的明媚從窗玻璃裡透出來。
  北藝大有牛耶,下坡路段,小學最鮮明的記憶也僅止於此。
  溢出來的喜歡。因為有風。
  

全站熱搜

a12345608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